人三鬼四第52章052四人中三只鬼一个人

发布日期:12-06 作者:admin

  • 正文内容
  • 相关推荐

他是新鬼,能力弱,辨別不出誰是人,誰是鬼,不奇怪。

鬼魂真疑惑好奇得不得了,三人說他雪崩遇難,回去找他,而他卻說那三人雪崩遇難人三鬼四,到底誰說的是真話,誰說的是假話?

但江曉曉一眼就能看出來,她並沒有說什麼,顯然是不想多管閒事的模樣,淡道:「對不起,我幫不了你,我有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事現在就要去頂峯。」

聽罷,肖奈也不想強人所難,於是點了點頭,與她擦肩而過的時候,莫名地說了一句,「剛剛來的腳印明明被雪崩掩蓋了,怎麼還有四個人的腳印……」

江曉曉沒有過多去在意,誰知道,沒走一會兒,剛剛那三人又走了下來,看上去和之前走到三分之一的路程時一模一樣。

甚至看見她和她打招呼的話都一樣,然後他們又開始爭吵了起來,吵過後雪芬勸誡她不要上山被她拒絕人三鬼四,隨即三人又重新上山……

江曉曉依舊走在他們身後,很快,同上次一樣,他們走的太快,她跟丟了。

身旁的鬼魂似乎一臉懵然,問道:「這是怎麼回事,他們怎麼在做同一件事?該不會他們都是和我一樣的鬼魂吧?」

她瞥了鬼魂一眼,沒說什麼,果然,不過一會兒,那個肖奈又從山上走下來了,經過她的時候順其自然的問了同樣的事,求救被拒,獨自下山。

「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鬼打牆吧?」鬼魂突然靈光一閃地說。

「比鬼打牆更高級,你不懂。」江曉曉沒有被剛剛那副情形嚇到,毫不猶豫地繼續往山峯走去。

然後又碰到了一次輪迴般的四人,最終到了山頂峯,只見山峯頂上站著一個身影,她走近一看,是剛剛那個一直下山的肖奈。

他面色蒼白如紙,仿若毫無知覺,又仿佛痛苦不堪,望著懸崖底,漸漸踏出了一步。

鬼魂就開始大喊大叫,可是對方聽不到,「他怎麼要跳崖,到底怎麼回事啊,剛剛不是下去了三個肖奈了?那他到底是人是鬼,快把我這個鬼搞暈了!」

江曉曉瞥了他一眼,「他們四個人當中有三隻鬼,一個人,你猜是誰?」

「該不會是肖奈吧?」

「除了他沒有別人,不過他若是現在跳下去,就真的也要變成鬼了。」她淡言道。

「那你不阻止他?」鬼魂急的上躥下跳。

「我爲什麼要阻止他,生死有命,或許他覺得死是一種解脫。」江曉曉擡眸,示意鬼魂看肖奈。

只見肖奈仿佛完全看不到,感受不到他們一樣,喃喃自語道:「明明好不容易一次又一次地殺了他們三個,才下到了山腳,爲什麼又會回到山頂,如果從這裡跳下去是會回到山腳,還是又一次輪迴?」

原來是這樣,鬼魂瞬間明白了不少,雪崩只是肖奈的謊言,因爲如果雪崩他們上山時的四人的腳印肯定被覆蓋了,所以是他撒了這個謊言,將自己都騙過去了。

他害死了三人,害怕地想丟棄他們逃下山,結果卻一次又一次地碰到他們三人,害怕地不知所措的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殺了不知是人是鬼的他們,然後一次次逃下山,直到到了山腳,他卻走不出天山了,回到了頂峯……

如果他選擇再一次下山,肯定是同樣的場景,只是輪迴不斷地折磨他,所以肖奈想孤注一擲從山頂跳下去,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
可是他這麼做,就是被他丟棄下的三隻鬼所爲,道行淺的新鬼是不能直接殺人,他們只能製造幻覺,來讓肖奈信以爲真掉入三隻鬼的陷阱,最終自我了斷去陪三人。

想必這就是那三隻鬼的目的。

江曉曉只能滿足那三隻鬼,畢竟一報還一報,她也沒必要救背信棄義的肖奈,鳳眸微斂時,仿佛看見了肖奈嘴角的一絲解脫,沒有痛苦,他的身體緩緩從山頂墜落下去。

或許對他來說,永世那麼輪迴才是最痛苦的。

……

來到山頂的江曉曉四處巡視著,然後發現了一處還魂草的氣息,只是那個懸崖角落,只剩下了一些草根,明顯已經被人給人摘走了。

而摘走的人顯然是扶桑,她終究還是晚了一步。

看上去是沒什麼蹤跡可尋了,扶桑和姥姥下一步會去哪裡,她一無所獲。

江曉曉眉頭緊皺,要是她沒有去地府一趟,或許可以來得及,因爲還魂草的味道,還殘存著,就說明她們才走不久。

她不由,有些氣沈夜冥爲什麼偏偏那時候要關著她,他是不是故意的?

但隨即又覺得他如果真要關著她,想必不會特意將她從鬼市,讓她溜出來了,順帶還讓一隻生面孔的鬼跟著她。

江曉曉不動聲色地瞥過那隻飄來飄去的鬼,然後沒有理會,只是絞盡腦汁,想著到底還有什麼線索能夠找到姥姥。

隨即,她靈光一閃。

片刻之後,江曉曉將那四隻剛剛死去的鬼,重新匯聚到了山頂,只見四人感情有說有笑,仿佛來時那樣,但沒怎麼在意地打斷,「是誰交給你們的輪迴靈符?」

她在上山頂那刻就瞥見了輪迴靈符,否則憑著三隻新鬼,頂多產生幻覺,並不可能讓肖奈重新回到山頂,之所以能逼得肖奈調下懸崖,就是因爲輪迴靈符,讓肖奈在這天山輪迴至死爲止。

四隻鬼面面相覷,然後馬尾女生走出來說,「我就知道你不是尋常人,還多話勸你回去,沒想到你根本不受輪迴的影響,這輪迴靈符是一個女人留下的,具體的我們不知道,即使知道也不能背信棄義出賣她。」

「那個女人離開天山往哪裡去了?」江曉曉沒有理會她的不肯開口,只是默念了一句真話咒,逼得馬尾女生不得不說實話。

「我只是模模糊糊聽到那女人說什麼,要去一個陽氣極旺的地方,好像要復活什麼人。」

聽罷,江曉曉放過了四隻新鬼,大概知道沒什麼其他話能從他們這裡套出來了,不過,知道這一點,就足夠了。